<dl id="njfwh"><ins id="njfwh"></ins></dl>

      <em id="njfwh"><ol id="njfwh"><mark id="njfwh"></mark></ol></em>
      <div id="njfwh"><ol id="njfwh"><mark id="njfwh"></mark></ol></div>

      <div id="njfwh"><tr id="njfwh"></tr></div>

      <div id="njfwh"></div>
      <sup id="njfwh"></sup>
      首頁 > 社會萬象 > 正文

      女子火車睡覺,把腿伸到隔壁座位上,男子拍了拍她,結果尷尬了
      發表時間:2019-02-23 11:18:2602:39   來源:本站    點擊:3470093

      摘要:桃子的營養價值,桃子的功效,桃妝,桃源政府網,常州火車站,常州化龍巷論壇,常州化龍巷
       

      應天市!
      下午六點,太陽已經偏西,黃昏來臨,夕陽無限美,只是近黃昏,許多人結束一天的辛勤工作匆忙的趕回家中。
      歸家的人們總是帶著疲憊的身軀像狗一樣的活著。
      而徐振東就是其中一個,他看起來似乎比人群中的每一個人都要疲憊,都要迷茫,眼神中充滿了絕望,對這個未來的絕望。
      “第十三個了,已經第十三個醫院了,都不要我,我已經盡量的選一些小點的醫院了,私人醫院也跑了七八個,依舊碰壁。”
      “難道畢業真的就是失業,好像也不是這么說,畢竟我們醫學院的很多人都找到工作了,但他們大部分都是學西醫的,而今中醫微式,這些醫院都看不起中醫,更看不起我這樣即將畢業的中醫學生。”
      叨幾句,徐振東匆忙回到租房,因為在校期間有女朋友,所以很早以前就搬出來跟女友同居,兩人都是學生,花銷不大,蝸居一個一室一廳就可以了。
      不過現在臨近畢業實習,女友在應天市的龍華區找到了一個不錯的實習機會,為了離工作地點更近一些就在那邊租房了、
      所以現在只有徐振東一個人住。垂頭喪氣的回到租房,看著亂糟糟的房間,也沒有收拾的心情,往床上一坐,看著窗外的夕陽。
      “既然這些小醫院不要我,那我明天就是最好的醫院——應天醫院,好像有幾個同學就在那邊實習,就算不要我,也無所謂了,反正已經碰壁了這么多,說不定他們人事部的人瞎了呢!”
      心情不怎么好,飯都不想吃,拿起手機刷一下朋友圈,頓時愣住了,看到女友李青蘿更新朋友圈動態,內容很簡單:我們很好!下面附著一張照片,李青蘿依靠在一個男子胸前。
      “這……”徐振東頓時蒙圈了,憤怒由心生。
      “應該是同事,同事而已,一定沒事的,我們那么相愛,說好了畢業兩年就結婚的,青蘿不會騙我的。”
      這么一想,手機響起,是女友李青蘿打來的,猶豫幾分,接了,假裝沒有看到朋友圈一般,微笑著說道:
      “青蘿,想我沒?從你去那邊實習,我們就有小段時間沒一起吃飯了,要不今晚一起吃飯?”
      等了一會兒,電話那頭沒有聲音,徐振東以為手機出問題了,看了一眼,依舊在通話中……
      “青蘿,怎么了?怎么不說話啊?”
      這時,聽到那邊傳來深呼吸的聲音,像是在鼓足勇氣一般。
      “振東,我們……我們分手吧!”
      嗡!
      腦海一下子就空白了。
      強忍的憤怒冉冉冒起,但是他還在使勁的壓制,言語已經變得有些冰冷了。
      “你劈腿了?找了新的男朋友了?”
      “沒……沒有!”李青蘿說話都有些遲疑,“我只是覺得我們性格不合適。”
      “青蘿,別開玩笑了,我們在一起三年,一直都非常相愛,怎么可能性格不合!是不是朋友圈里的那個人?”
      “啊……你……你看到了?”李青蘿有些驚愕,不過緩了一會兒,聲音有些鎮定的說道:“我想過了,我們兩人都是外地來的,而且你是學中醫,現在中醫根本就不受待見,你已經去遍了應天市的醫院問過了,都沒有一個要你吧?”
      “你給不了我想要的生活,我不想再回到鄉下,我習慣了大城市的繁華,而我現在的男朋友是天易集團的公子,她可以給我我想要的生活,希望你能理解我!”
      那邊說話已經不想剛才那樣有些結巴與猶豫,而是決絕。
      “青蘿,雖然我現在沒什么成就,但是我會努力的,只要我們努力就一定可以在應天市立足的,明天我就去應天醫院試試!”
      徐振東已經在強壓心中怒氣,希望能挽回這個一直愛著的女友。
      “呵呵,徐振東,別天真了,你學的是中醫,就算你學習成績很好,但那又如何,出社會講的是關系,而且中醫微式,根本就不入流,應天醫院更加不會錄用你,就算你幸運被醫院錄用,你需要多少年才能在這個城市買房買車,我是女人,我的青春是有限的,我等不起。”
      “我可以給我爸媽講,讓他們跟親戚朋友借錢給我付首付先,然后我們在慢慢還……喂……喂……青蘿……青蘿……”
      話還沒說完,那邊已經掛電話了。
      徐振東看著漸落的夕陽,殘留在西邊的光芒都顯得那么的蒼白無力,連老天都覺得自己可憐了嗎?
      在學校時刻苦學習想要給家里爭光,所以成績一直都是名列前茅,本來以為憑借在學校的優秀表現,出社會就可以賺到大把的錢。
      然而現實卻給他狠狠一巴掌,連個畢業實習的工作都找不到,更別說賺大錢了,現在連女朋友都嫌棄自己賺不到錢而離去。
      人生最大的悲哀莫過于此!
      悲中生憤,緊咬牙關,一拳打在木桌上,手指破皮,血液流出,但是他絲毫沒有感覺到疼痛,依舊覺得殘陽的蒼白正如現在的自己,搖搖欲墜,已然黃昏,接近絕望黑夜。
      血液沿著桌面流淌,血液碰到了一塊放在桌面上的暗黑玉墜,瞬間血液被玉墜吸進去了許多。
      “我一定會成功的!”
      徐振東憤憤說著,收回看向遠方的目光,卻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。
      原本暗黑的玉墜竟然在吸收自己流出來的血液,而且顏色變成略帶暗紅起來,大吃一驚,趕緊收回手,看了一下傷口,卻發現傷口已經自動痊愈。
      “這……”
      這一切變化讓徐振東吃驚不已,檢查自己的手完全不像是剛剛擦破皮,要不是桌面上還有少許的血跡,他真的不相信剛才的場景。
      好奇看向已經變成暗紅色的玉墜,拿起來,仔細的看了一番,除了顏色變了之外,其他的都沒有變化。
      “這是爺爺臨終前給我的遺物,臨終時一直叮囑我不離身,后來因為女友送我一條吊墜而換下來。”
      說罷,扯下脖子上的吊墜,看了一眼,毅然決然的扔到樓下垃圾堆,既然已經分手了,那就沒必要再留戀。
      重新戴上爺爺留下的玉墜,頓時感覺胸口傳來一陣暖流,好像有什么東西從胸口鉆進體內,并且沖向腦袋里。
      一瞬之間,腦袋越發劇痛。
      “痛!痛!我的腦袋,這是怎么回事啊!”
      徐振東感覺腦袋痛得難受,抱頭打滾在床上,腦海中不斷地有新的記憶涌進來。那不屬于自己的記憶。
      劇痛無比,腦袋幾乎要裂開了,抱頭打滾,撕心裂肺的疼痛讓他痛不欲生。
      意識終于支撐不住,昏迷過去。
      迷迷糊糊中好像聽到什么人說話。
      “此乃我神農畢生心血,希望有緣人能將其傳承下去,繼續弘揚中醫博學,懸壺濟世……”
      模糊之中并沒有聽清楚太多。
      等到徐振東再次醒來。發覺腦海中發現了很多不屬于自己的記憶。
      醫道玄術,修行道法,星辰卜學,以及神農先祖的游歷行醫的經驗出現在腦海中。
      不過現在表露出來的好像只是冰山一角,還有更多被強行壓制,因為信息量太過龐大,目前他只能承載小部分。
      爬起來,揉了揉太陽穴,腦海還有些輕微的難受,不過已無大礙,漸漸的消化腦海中的龐大信息。
      2-
      足足一個小時,他終于整理完畢腦海中龐大的信息量記憶,本人也驚呆了。
      腦海中得到的傳承包括很多東西,有諸多至今失傳的醫術針炎之法,相卜
      卦,風水玄學,星辰異象詭變之辯,修煉仙術之法更是應有盡有。

      徐振東完全沉浸在其中奧妙,不斷驚嘆神農祖先把中醫研究的如此透徹,后世出現的中醫都是建立在神農醫術的基礎上,而他現在得到了最全面,最玄學,最正宗的中醫之術。
      “沒想到中醫之術囊括異象玄學,星辰相卜,修煉大道,如此之多。”驚嘆之后,徐振東興奮起來了,看著窗外已經完全被黑夜侵蝕的夜色,大聲喊道:“天不絕我,我徐振東一定會出人頭地的。一定可以笑傲江湖的。”
      得到如此驚天傳承,徐振東當然要爭分奪秒充斥自己,按照腦海中的一部修煉功法——《撼天經》修煉起來。
      盡管得到了神農的傳承,但《撼天經》作為修煉鋪助行醫之法也是博大精深,徐振東慢慢的從頭開始修行,一絲不茍。
      不知不覺,天色微亮,緩緩停下修行,睜開眼眸,一點都不覺得累,精神抖擻,神清氣爽,渾身充滿力量,心情也大為暢快,昨天失戀的悲傷已經煙消云散了。
      “先吃早餐,然后去應天醫院試試運氣。”
      得到神農傳承的徐振東顯然自信了很多,洗漱之后拿著簡歷,飛奔下樓解決早餐,然后興匆匆的前往應天醫院。
      剛出門沒多久,聽到了急救車的聲音,由遠至近開過來,頓時吸引了徐振東的目光,急救車在前面不遠處的應天豪華大酒店停下,匆匆忙忙的下來七八個醫護人員。
      “去看看!”
      徐振東快步走過去,也有一些看熱鬧的人小跑著過去。
      酒店大廳圍著很多人,都是看熱鬧的,中間躺著一個口吐白沫,已經昏迷的年輕人,臉色發白,額頭上顆粒汗珠冒出,面目有些猙獰,弓著腰,捂著肚子,極其難受。
      “醫生,快救救我兒!”
      一個穿著紫色包臀的女人,抓住帶頭醫生的手臂不斷地搖晃,焦急萬分,即使這樣也掩蓋不住她身上的高貴氣質。
      “楊夫人,請放心,王醫生會救他的,王醫生可是我們應天醫院外科室的主治醫師,一定能救你兒子的。”
      士長說著,他們剛剛接到急救電話就趕過來了,而且電話里說明了是楊萬象的兒子楊千琨。
      楊萬象乃是應天市為數不多的大企業家,其萬象集團產業眾多,其中包括餐飲,酒店,服裝等等,這家應天豪華大酒店就是其產業之一。
      而且萬象集團每年都會給應天醫院捐贈一些醫療器材,所以得知是萬向集團的公子,馬上派出王振國這個極富盛名的主治醫生,還有護士長。
      “你們還不趕緊把楊少爺抬上擔架,送去醫院!”護士長大聲的訓斥其他的護士。
      “別動!”王振國大聲說著,目光一直關注弓著身子在地上抽搐,吐著白沫的楊千琨,說道:“這是罕見的隱形蛇王毒突發綜合癥,不能動彈,其中毒素已經開始蔓延在周身,一旦動其身體會加速毒素的蔓延,一旦蔓延到五臟六腑就徹底沒救了。”
      正準備把楊千琨臺上擔架護士們呆住了,收回手。
      “這是什么癥狀啊?怎么沒聽過啊?”護士長好奇的問道。
      在場的人估計除了王振國知道這個病癥外,也就是剛剛得到神農傳承的徐振東知道了吧。這也是在傳承中得知的。
      “這是一種可以長期潛伏在體內的毒素,就像是蛇一樣的隱藏起來,一旦遇到契機就會毒發,所以才會稱之為隱形蛇王毒突發綜合征,目前全世界出現過幾十列,只有三起救活了。但那是在美國。”
      “你可是應天醫院極負盛名的醫生,難道你都治不了嗎?”護士長驚呆,其他人更是震驚了。
      要知道連王振國都治不好的病,那在應天市誰能治好?
      王振國搖了搖頭,沉思了一會兒,說道:“要說在應天市能有人治好的,恐怕只有華院長出手才有這個可能了。”
      “院長?華勝義?趕緊叫他過來。”楊夫人抓住王振國的衣袖,很粗魯的連扯幾下。
      “楊夫人,王某無能為力,只能幫你請院長了,只是恐怕楊少爺等不了那么長時間了。”王振國也是黯然,自己的醫術救不了,院長出手的話可能還有兩層把握,只是這個楊千琨病毒蔓延的很快,恐怕沒等院長到來,已經斃命。
      “不如讓我來試試?”
      突然,一道聲音從人群中傳來,人群中走出來一個年輕人。
      正是徐振東,他的腦海中有關于隱形蛇王毒突發綜合癥狀的治療之法,繼承神農醫學,懸壺濟世,醫者仁心,豈能見死不救!
      “你?你是誰?”王振國疑惑的問道。
      “我叫徐振東,熟知中醫之術,我有七層把握治好他。”徐振東說道。
      “中醫?你在開玩笑嗎?還有七層把握救人,即使院長到了也不過兩層把握,你想要巴結萬象集團也選個好時機啊。”王振國大聲的說著,眼中充滿鄙視,說道:“這年頭,中醫還能救人嗎?這可是萬象集團的公子,一旦出了什么事,你擔當得起嗎?”
      “我……”徐振東想反駁什么,此刻,人群中也傳來了很多異議聲。
      “這位年輕人,連赫赫有名的王振國醫師都治不好,即使院長也才兩層把握,你說你有七層把握,你別逗了。”
      “就是,年輕人不要沖動,萬象集團可不好得罪,那可是幾十上百億身價的大集團呢。”
      “現在的中醫都是騙術,一點科學依據都沒有,怎么可能救人啊。”
      “中醫學者都是六七十歲的老頭,這個年輕人冒充什么不好,冒充中醫,這不是找死嗎?”
      眾人一人一句的遍地中醫,把中醫說的一無是處,徐振東不理會他們,他擁有一顆醫者仁心,學習中醫就是為了懸壺濟世,看向楊夫人。
      “楊夫人,剛才王醫生說的你也聽到了,你兒子的病即使院長到了也只有兩層的把握,而且照目前的情況來看,還沒等到院長,他就死了,要是你給我治的話還有機會活過來,你覺得呢?”
      不等楊夫人回答,王振國搶先答道:“小子,你的治療只會使楊少爺提前死亡,楊夫人,你可別相信有心人的胡言亂語。”
      “提前死亡?”楊夫人當下就不干了,看著徐振東,說道:“中醫現在就是騙術,你趕緊走吧,別想用這樣的手段來巴結我們萬象集團。”
      “楊夫人,我好心想要幫你兒子治病,你就是用這樣的態度對待我嗎?”要不是擁有一顆醫者仁心,立志要懸壺濟世,徐振東現在就馬上離開。
      “我謝謝你全家的好意了,很快院長就來了,你給我滾!”楊夫人說著,手機響了,嘴角笑了一下,馬上接了。
      而此刻,眼看楊少爺口吐白沫,再不抓緊醫治,真的就死掉了,見死不救有違本心,更對不起祖先神農的醫學之道。
      當下,管不了那么多了,徐振東取出隨身帶的銀針帶,隨手一抖,整個銀針袋展開,一排排的銀針閃爍著光芒,他以氣云針,體內真氣融入銀針中。
      另一只手抓住另一根銀針,在楊少爺的T恤上輕輕一劃,T恤就破開,露出發紫皮膚。
      緊接著,他非常快速的進行針炎,以氣運針,行云流水,手法嫻熟,片刻便在楊少爺身上扎了十幾針。
      楊少爺抽搐的身體,突然停止了,也不吐出白沫,徐振東氣灌銀針,以《撼天經》功法灌輸些許真氣進入他的體內,扣住毒素的蔓延。
      這一過程非常迅速,一氣呵成,其他人都來不及阻止,看著也有些驚呆了。
      “你個混蛋,住手!”
      正在打電話的楊夫人看到這一幕,尖叫起來了。

      文章來源:搜狗 微信

      分享到:

       

      收藏
      北京时时彩开奖号码结果查询
          <dl id="njfwh"><ins id="njfwh"></ins></dl>

          <em id="njfwh"><ol id="njfwh"><mark id="njfwh"></mark></ol></em>
          <div id="njfwh"><ol id="njfwh"><mark id="njfwh"></mark></ol></div>

          <div id="njfwh"><tr id="njfwh"></tr></div>

          <div id="njfwh"></div>
          <sup id="njfwh"></sup>
              <dl id="njfwh"><ins id="njfwh"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<em id="njfwh"><ol id="njfwh"><mark id="njfwh"></mark></ol></em>
              <div id="njfwh"><ol id="njfwh"><mark id="njfwh"></mark></ol></div>

              <div id="njfwh"><tr id="njfwh"></tr></div>

              <div id="njfwh"></div>
              <sup id="njfwh"></su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