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"njfwh"><ins id="njfwh"></ins></dl>

      <em id="njfwh"><ol id="njfwh"><mark id="njfwh"></mark></ol></em>
      <div id="njfwh"><ol id="njfwh"><mark id="njfwh"></mark></ol></div>

      <div id="njfwh"><tr id="njfwh"></tr></div>

      <div id="njfwh"></div>
      <sup id="njfwh"></sup>
      首頁 > 娛樂八卦 > 正文

      暴風集團遭遇“風暴”式跌停
      發表時間:2019-01-30 20:10:2802:39   來源:本站    點擊:3469925

      摘要:淘庫商城,淘客網站,淘客網,淘金盈娛樂城,潮吹是什么意思,潮吹女王,嘲風

      受“被法院列入被執行人名單”消息影響,繼1月25日遭遇跌停后,1月28日暴風集團股價(300431.SZ)再受重挫,股價下跌接近14%,收市報7.66元/股;至1月29日,暴風集團以7.37元/股報收,股價再跌3.79%,昔日曾一度達400億元的市值如今僅剩24.3億。
            被離職員工告上法庭,股價跌停
            這是一場由離職員工勞動糾紛引發的“風暴”,讓2018年來本就負面纏身的暴風集團雪上加霜。據新京報報道,自2019年1月3日至1月11日,暴風集團悄然增加了十幾條被執行人信息。
            《商學院》記者在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看到,暴風集團確實被納入了“被執行人”名單,相關的信息多達14條,而且在2019年1月25日又因增了一條立案信息。記者近日多次撥打董秘辦電話,均無人接通,向公司發去采訪函截稿為止也未收到回復。
            1月25日,暴風集團對消息進行了澄清,發布公告稱媒體報道“自2019年1月3日至1月11日,暴風集團悄然增加了十幾條被執行人信息”系公司與離職員工的勞動糾紛進入執行階段,涉案金額合計 69.04 萬元。上述案件系員工與公司在離職補償協議的具體細節上存在分歧,員工提起勞動仲裁。目前,公司正積極與員工溝通解決,法院將解除執行措施。
            暴風集團還強調,公司并未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。廣東杰信律師事務所律師柳德告訴《商學院》記者,“被執行人”與“失信執行人”有著較大區別,通過法院判決,需要承擔對應執行義務的人員,進入執行程序時,都可以稱為被執行人;失信執行人會被法院納入征信系統,對其信譽系統造成巨大影響如無法信貸、被限制高消費等。
            但暴風集團的上述解釋未能挽回資本市場信心,在本周首個交易日,公司股價再度大跌,較歷史峰值下跌幅度已超過90%,市值蒸發300億。
            對于公司股價下挫,暴風集團方面此前在投資者互動平臺上表示,公司會不斷優化產品和服務,進一步增強公司的競爭力,回報投資者。
             陷入巨虧,高管動蕩,股東減持
             但業績低迷的暴風何時才能實現“回報”投資者的承諾?
             暴風集團財報顯示,2018年第三季度營收2.4億元,同比下滑45.89%;凈利潤虧損1.2億元,同比下滑2805.93%。公司前三季度凈利潤虧損近2.3億元,同比下降1,228.39%。同時,由于互聯網視頻行業競爭加劇、公司廣告業務收入不及預期等原因,公司預測2018年全年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負。
             近年來盲目擴張的戰略導致暴風資金狀況持續惡化,負債率高企。財報顯示,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,暴風集團賬上的貨幣資金已僅剩2497.09萬元,較年初減少1.02億元。報告期內,流動負債合計20.12億元,而流動資產僅為11.92億元,資產負債率高達78.65%。
             除了在業績和資金方面身陷泥淖,高管層面頻繁變動、減持抽身也引起了外界關注。
            2018年,暴風集團副總經理呂寧、證券事務代表趙娜、CFO(首席財務官)姜浩、監事會主席李永強等人相繼離職。2019年1月18日,公司助理總裁李媛萍申請辭去公司助理總裁職務,擔任公司對外商業化總經理職務。如今,暴風又因勞動糾紛被離職員工告上法庭。
            此外,公司高管董事崔天龍、助理總裁李媛萍、副總經理張鵬宇等人前后三次減持股份,共減持294.15萬股,占總股本比例的0.88%。
            從2015年上市到現在的高管減持公告可以發現,三年的時間內,所有高管均不斷減持公司股份且未見一次增持,共減持35次,套現金額超過1億元。
            機構股東瑞豐利永、融輝似錦亦多次減持,2018年減持股份累計占總股本比例的8.78%,值得注意的是,這兩家機構為一致行動人,都是暴風集團高管持股企業,其中瑞豐利永第一大股東為暴風集團董事崔天龍,持股比例為17.79%;融輝似錦的第一大股東為暴風集團監事會主席,持股比例為16.39%。企查查顯示,馮鑫是兩家公司唯一執行事務合伙人。
            “All for TV”戰略的潰敗?
            在2018年之前的三年時間里,暴風集團仍處于盈利階段,但2018年的業績卻讓人“大跌眼鏡”,押注互聯網電視作為主方向,或許是一個重要的原因。
             2018年初,董事長馮鑫提出了2018年“All for TV”的發展戰略,宣布聚焦互聯網電視業務,聚焦家庭互聯網,馮鑫還親自擔任了電視品牌“暴風統帥”的首席產品官。
             然而,電視業務并未讓暴風嘗到甜頭,2018年上半年電視業務經營主體深圳暴風統帥
             科技有限公司營業利潤虧損3.3億元,凈利潤虧損2.47億元,虧損同比擴大超過90%。同期營業收入較上年同期增加1.01億元,同比增長18.08%,營業成本較上年同期增加1.78億元,同比增長 30.29%,這意味著造一臺電視的收入還趕不上成本。馮鑫自己也曾透露,每賣一臺暴風TV就會虧損300~400元。
             奧維云網(AVC)數據顯示,2018年三季度彩電市場零售量規模與去年基本持平,為1041萬臺;零售額規模同比大幅下降,為303億元,同比下降15.2%。在業內分析人士看來,這意味著電視產業鏈的價值在降低。
             家電行業分析師劉步塵對《商學院》記者表示,暴風把重心壓在電視業務上無疑是戰略上的失誤。如今看電視的人越來越少,手機、電腦等更多地占據人們的時間,把電視作為家庭互聯網的入口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。此外,在面板行業價格下降的情況下,電視企業盈利能力依然薄弱,說明整個電視行業的前景并不明朗。
            但暴風卻仍在期待一個“逆襲”的機會。2018年7月,暴風集團發布題為《三年大考,暴風雨中的暴風——馮鑫的內部兩小時長談》的官方微信文章,文章提到“暴風TV的銷售額今年(2018年)可能達到二三十億”,且“在2019年可以進入盈利期,2020和2021年應該至少有一二十億元利潤的期望值,而且還會保持很高的增長速度”。該文章引起了監管層關注,創業板公司管理部對其下發關注函,要求解釋“是否存在虛假或誤導性陳述”,公司回復“主要內容是澄清媒體報道中不實信息,并非在于炒作股價。”
            被業界稱為“小樂視”的暴風,命運一波三折,2019年將徹底步樂視后塵,還是迎來翻身的轉機?《商學院》將持續關注。

      分享到:

       

      收藏
      北京时时彩开奖号码结果查询
          <dl id="njfwh"><ins id="njfwh"></ins></dl>

          <em id="njfwh"><ol id="njfwh"><mark id="njfwh"></mark></ol></em>
          <div id="njfwh"><ol id="njfwh"><mark id="njfwh"></mark></ol></div>

          <div id="njfwh"><tr id="njfwh"></tr></div>

          <div id="njfwh"></div>
          <sup id="njfwh"></sup>
              <dl id="njfwh"><ins id="njfwh"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<em id="njfwh"><ol id="njfwh"><mark id="njfwh"></mark></ol></em>
              <div id="njfwh"><ol id="njfwh"><mark id="njfwh"></mark></ol></div>

              <div id="njfwh"><tr id="njfwh"></tr></div>

              <div id="njfwh"></div>
              <sup id="njfwh"></sup>